当前位置:首页 新闻 行业新闻

养蜂人告诉你------蜂蜜的真相
作者:admin 来源: 本站原创 日期:2017-06-21 浏览:2211 次 [ ]

大家对香甜的蜂蜜和勤劳的蜜蜂并不陌生,可养蜂人却极少走进我们的视线。这份看起来甜蜜的事业背后有多少艰辛,蜂蜜、蜂王浆等产品又是如何生产的……6月14日,记者来到李沧枣儿山下的一处养蜂人的扎营地,走近老家安徽黄山的养蜂人汪建华夫妻的养蜂生活,听他们聊聊养蜂的酸、苦、甜和心愿。

取蜂王浆的蜂板

酸|三代养蜂,一家人聚少离多

在李沧区枣儿山的山脚下,一个简易的篷布搭建的小屋里,住着一对养蜂人,61岁的汪建华和56岁的曹巧娟,夫妻俩老家安徽省黄山市歙县郑村镇西村。今年5月初,夫妻俩带着全部家当100箱蜜蜂来到青岛,在环境优美的枣儿山安营扎寨。“枣山上槐花多,能酿出一等蜜,现在槐花花期过了,山上还有很多野花可以采,不过再有一场雨,我们就又要走了。”汪建华说。

像这样的奔波,老两口每隔一两个月就要上演一次。今年3月底从安徽老家出来后,夫妻俩先带着蜜蜂去了江苏盐城采油菜花,然后又到了潍坊临朐,在槐花盛开前来到青岛,简短停留一个多月,又要启程赶回临朐,那里漫山遍野的荆条花即将开放,又可以迎来短短几天的产蜜高峰期。“我们追着花跑,一年里从3月底开始到11月都在外面,一家人聚少离多。”汪建华说,即便是入了深秋,他们也还要在回家途中再到安徽黄山的山区里停留一段时间,那时正值茶花开放,茶花粉的产量也比较可观。

记者了解到,汪建华养蜂已经30多年了,已经成了他们家的家族产业,“从俺父亲起就开始养蜂,我们兄弟四人里有三人也养蜂,我的大儿子也养蜂好几年了,现在带着蜜蜂在日照。”汪建华说,他开始养蜂时,只有一个有2000多只蜜蜂的蜂板,如今已经繁衍出了100箱蜜蜂,按照每个蜂箱4万多只蜜蜂计算,这400多万只蜜蜂就是他30年来的全部心血。他也因此对这些蜜蜂百般呵护,在他看来,养蜂人和蜜蜂是共生共存的,花开时蜜蜂产蜜养活养蜂人,花谢时养蜂人喂养庞大的蜂群。

“移虫”

苦|一年奔波几万公里,曾遇山洪死里逃生

住在大自然里,周围花香四溢,身边蜜蜂飞舞……这样的生活看起来自由惬意、令人神往,但实际上却并没有看起来那么轻松。“养蜂很苦,偷不得懒的。”曹巧娟告诉记者,每天早上他们天刚亮就要起床,先检查蜂箱、蜜蜂的安全,在蜜蜂飞出去采花粉前,给蜜蜂除蜂螨,然后就要挨个蜂箱检查蜂板、取蜜、更换蜂板等,一直忙到晚上蜜蜂回巢才能够休息。

除了采蜜的活辛苦外,生活条件的简陋更让这种劳作增加了几分艰苦。记者看到,汪建华夫妻俩的住所就是一个几根木棍撑起来的简易窝棚,还不到正午时分,窝棚顶部的篷布就已晒得烫手,屋里也比较闷热。吃喝的条件也好不了多少,每天汪建华都要走几百米到附近一家工厂里挑水,供应一天的用水,做饭就用支在门口的小型煤气灶。“有幕后的苦,才有蜂蜜的甜嘛。”汪建华笑着说。

对于这些苦,汪建华这些年早已习以为常,他告诉记者,养蜂这些年他的足迹已经辗转过内蒙古、吉林、宁夏、北京、河北、江苏、山东等十几个省份,每年的采蜜季他都要跟随花期更换地方,粗略计算一下,一年下来奔波的里程就好几万公里。“每次搬家也很苦,搬家只能晚上般,通常都是一晚上没空睡觉,到了新地方又要扎营,前前后后的几天会尤其累。”汪建华说。

也正是由于住在野外,养蜂的危险性也增加了不少。汪建华介绍,养蜂多选择偏僻的山区,崎岖的山路危险多发,去年他的一个老乡就在转运蜂箱行经山路时,发生意外不幸去世。而他自己也在多年前经历过严重的意外,至今让他仍心有余悸。汪建华说,那次意外发生在他扎营辽宁省一处河谷时,尽管养蜂地艳阳高照,但上游一场雨后,河谷里突然爆发山洪,他和老伴幸运跑到安全位置,可蜂箱却损失严重。

虽然养蜂苦,但相比于以前,现在的条件已经好了很多。汪建华说,以前交通不便,每次换地方搬运蜂箱都是个大问题,而且吃住条件也很差,做饭靠烧柴,照明只有一根蜡烛。而现在,汪建华已经用上了太阳能发电,在窝棚外的向阳空地上放置了几块太阳能板,发出的电能储存在电瓶里,供照明和电视。但即便如此,在炎热的夏季里,窝棚里能用上一台小小的电风扇也是件比较奢侈的事。

封口蜜

甜|靠养蜂抚养俩娃成家立业

有一分付出,就有一分回报。这也是年过六旬的汪建华一直坚持养蜂的动力来源。他告诉记者,盛花期一个蜂箱一天能产约10斤蜜,全年算下来能产几千斤蜂蜜、约一千斤蜂王浆,再加上蜂蜡、蜂胶、花粉等副产品,劳作一年夫妻俩能纯收入五六万元。正是靠着养蜂,夫妻俩把两个儿子抚养长大、成家立业,还有3个活泼可爱的小孙子绕膝,两人已经很知足了。此外,每天跟大自然亲密接触,又有蜜蜂的陪伴,蜂蜜等产品的滋养,这种“世外桃源”般的生活让夫妻俩能保持舒畅的心情。

汪建华戴上遮阳帽起身到蜂箱前更换蜂板,记者也大着胆子跟他走进蜜蜂群中,这些蜜蜂嗡嗡从耳边飞过,好几次还撞到记者的脸上、脖子上、腿上,好在它们忙着采蜜“针下留情”,没有蜇到闯入它们领地的记者。站在整齐排列的蜂箱前,记者看到,汪建华挨个蜂箱打开检查,每当拿出一个蜂板时,只抖动几下就掉下一团蜜蜂,再用毛刷轻柔的刷几下,把蜂板上剩余的蜜蜂赶走,这样才能看清蜂板中储存蜂蜜的情况。而取蜜时,就把蜂板放到铁桶状的摇蜜机里,利用离心原理将蜂蜜甩出,沉淀到桶底。

然而,有一种蜂蜜却无需用到摇蜜机,汪建华介绍,这种蜂蜜叫封口蜜,是蜂蜜中的一等蜜,“蜜蜂在蜂箱里产蜜也有私藏的小粮库的,它们在蜂巢里吐蜜后,蜜里的水分蒸发,蜜就会减少,蜜蜂就会又吐蜜。经过这样一次次重复后,蜂蜜的浓度会变得很高且不再蒸发,蜜蜂就会用蜂蜡把蜂巢封起来。”汪建华说,封口蜜的名称也由此而来,这种蜜又香又浓,而且能够长时间保存。汪建华从其中一个蜂箱里拿出一个尚未封口的封口蜜给记者展示,这些封口蜜被人为分成一块一块,每一块长约10厘米、宽约8厘米,等到完全封口后每一小块的售价能达到五六十元,是普通蜂蜜价格的好几倍。

取蜂王浆

心愿|再干几年就退休,余生还与蜜蜂为伴

照顾完外面的蜂箱后,老两口又回到窝棚里,戴上老花镜和头灯,一边与记者聊天,一边低头用又小又细的吸管挨个探入密密麻麻的蜂巢中,他们在进行的这道工序叫做移虫。曹巧娟介绍,蜂巢中每一个小格里都有一只米粒大小的蜂王蛹,他们需要挨个把它们转移到特制的蜂板里,然后分散放到各个蜂箱中。这样,蜜蜂就会往每个蜂巢中储存蜂王浆,来喂养这些蜂王蛹长大。隔三四天后,养蜂人就会把这些已经储存了蜂王浆的蜂板取出,先用水雾喷洒蜂板表面,然后用刀子割掉蜂巢入口处起保护作用的蜂蜡,再用镊子挑出蜂王蛹,用特制的工具把每个蜂巢里的淡黄色的半固态的蜂王浆挖出,一滴一滴汇聚成起来,才是蜂蜜辛勤劳作的极品——蜂王浆。

在夫妻俩住的窝棚里,记者看到有几个体积硕大的厚实铁桶,汪建华告诉记者,桶里装的都是蜂蜜和花粉。他拿出一瓶黄褐色的花粉介绍,这种花粉是蜜蜂从茶树上采来的,由于茶花产的蜜吃起来发涩口感不好,因此蜜蜂也很少用这种花粉产蜜。“这种茶花粉多用来喂养蜜蜂,同时人服用也可以美容、提高记忆力,并对前列腺有好处。”汪建华介绍,此外,还有樱桃花、枸杞花、荔枝花等花粉也因口感不好不太适合产蜜,产蜜质量比较高的则有槐花、枣花、油菜花、荆条花以及各种野花。

而说起对青岛的印象,老两口都赞不绝口,曹巧娟告诉记者,他们已经连续十几年来青岛采蜜了,而且尤其偏爱李沧,“李沧的山头多,各种花朵,环境也好,产蜜量比较大。”曹巧娟说,尽管他们十分喜欢青岛,也对养蜂充满了热爱,但可能以后也不常来了。老两口打算再干几年就“退休”,一方面是因为养蜂奔波在外与家人聚少离多,对几个小孙子看管较少,老两口感觉对孩子有些亏欠。另一方面,年纪大了,体力和眼神也跟不上了,每次更换地方都要雇人搬运蜂箱,连移虫这道工序的速度都慢了很多。“到那时候退了休,也还会在老家里养几箱蜜蜂的,陪伴了一辈子已经离不开了。”汪建华说。

发表评论
昵称* 验证码*
提交
上一篇:关于蜂蜜,你不知道的5个真相!...
下一篇:关于核桃,你不得不知道的几个秘密...